“不必回首。若能重来,此身依旧恨难消。”




您好,何百栀/燕冷旌。

这个是有注释和文案的。

跟之前那个分开再存档混个更。

『文案。』
        去年中和节后,祭句芒毕,苍龙旗收。天下春生,便得擢荩方茂。余行莽莽时,偶见一人白衣翩翩,似已加冠,端得君子身格。问之,自称北原人氏。复又问详于其,惟曰:“所期所盼,不过见大道行于天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彼时圣登基已足六年,前朝乱臣大势已去,却还未息。

       期年至今,歌舞升平,国泰民安。余心泛异状,再过此地,...

我是觉得很无聊。

以前写的舜远同人曲的词,现在翻出来看不得不说真是一言难尽……的丑。心情复杂,懒得改了,混作更新lofter。里面化了些典故明天来标。
此曲文案见lof08.19一文。这里放不了超链接。

雪侪月    孤随舟
千帆旧梦浮榻走
眇眇天白独一芥作惆

江南柳  天光共一色
谁枕熹晨悄入冰河
塞北烟  风啸寒兵戈
谁听霁晚箫噌百转合
央长夜  天灯齐畟
孤魂伶仃色
七弦阒  徒留余音绕阁
人间几闻齐眉歌?

蓟门雨    平沙雁
关山失路道无前
风雪消一更  千灯明灭
辋川烟    卢沟...

你看我脑海里潜入一尾海洋生物,它尖叫着在脑浆里肆无忌惮地挣扎,尾鳍拍打起水花模拟出水怪以便恐吓。我问它,你在干什么呢?它就又沉下去,沉进水底不动声色地给自己加起戏来。我穷追不舍地构舍出七嘴八舌的环境音效来,它很不耐烦,就躲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我装疯卖傻。
我无计可施,去问路旁的野花。天真烂漫的野花蹦蹦跳跳,说着上辈子谁教给她的逻辑不通:“花终将成为花,而人和海洋生物背道而驰。”她很开心,洋洋自得于记住了上万年亘古不变的真理,又蹦蹦跳跳起来。然后她的根断掉了,她死了。
我手足无措,抬头问那团月亮。月亮从被褥般杂乱的云里探出头来:“哈哈,哈哈哈。”他重复这个拟声词(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归于什么范畴),唱完...

以前的底稿,浮事的舜幽线。后面还有几页。
有点后悔没把浮事写完。至少是在远诺的一次突破——不为情爱纠缠,只为现实折腰。

我转发了,胖胖不要打我,我太喜欢这个胖胖了操

皎皎既明:

一个小总结

[燕蛇]From one to another.〔1.〕

*私设如山。
*科幻星际联邦au,其实也就瞎打架……
*以后有毒箫出没,毒箫线会另开坑。
*人物属于梦间集,ooc属于我。

1.
“转角注意,直线十一点方位鸳鸯阵,破钩连环。”金铃索的示警从耳机里轻轻浮出来,信号的不稳定将他声线扭曲失真显得干哑生涩。灵蛇没有回复,从基地出发前耳机音量就已经被他调到最小,所以他现在有充足的理由装聋端着无动于衷,只是抬起头朝着金铃报出的方位似笑非笑,不作评价。敌人离他还有一段走廊加上一个拐角的距离,此时他什么也看不到。
除了吱喳乱叫的废物警报就没什么活物了,走廊里泛着死亡和血流下的轻微响动。灵蛇站在一地皮肤泛紫的怪异尸首间,无意识地找了块没溅血的地方蹭了蹭鞋跟,刮出一道暗...

闲聊。

月考后分组,被第三志愿组长认领,是友情志愿实际上我并不喜欢这个戏精。(?)
组里六个人,迅速归位,组长是师父,我(其实我是我们组最大的)大师姐,另外还有大师兄三师妹四师妹小师妹,四师妹生理性别男。

师父(朝着大师兄):“徒弟你有餐巾纸吗?”
大师兄:“没有,滚。”
师父(朝着三师妹):“徒弟你有餐巾纸吗?”
三师妹:“啊?没有。”
我(拍案而起):“你怎么不问我!我还是不是你大徒弟了!我玻璃心了!”
师父(转过来):“那你有餐巾纸吗?”
我(面无表情坐下):“没有。”

四师妹无聊喜欢戳小师妹玩。
因为小师妹一戳就要把着嗓子骂他,还只会反反复复重复一句。
活像一只尖叫鸡。
一戳就叽叽叽。

我们班设定是八个组各...

十一月到啦。

整个人都要坐化惹,下午课全理科继续坐化……好怀念去年的万圣节呀,晚上画画贺图吧……

半期之前安定如山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© 燕冷旌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